澄海玩具南美维权始末——有理有利有节追回130多个中国商标(转载)

发布者:科创专利 发布日期:2017-11-24 点击数:54

  这是一场真正没有硝烟的战争。”即使案件过去月余时间,南粤专利商标事务所所长余飞峰博士仍对一个多月前发生的跨国商标维权战充满感慨。

    今年8月,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就我国120多个玩具企业的厂名及其商标被外籍商人以个人名义在智利工业产权局(INAPI)申请注册事件,发出中国商标在海外被抢注的预警通知。由于被抢注对象主要为广东汕头澄海区的玩具礼品企业,汕头组建了中国商标维权代表团远赴智利展开谈判,最终将130多个中国商标成功追回。

    这场跨国商标维权战以几乎零成本收回中国被抢注商标,为中国企业今后的海外商标维权之路提供了可供借鉴的模式,还向世界展示了中国企业海外维权的决心以及拓展国外市场的信心。

    ●南方日报记者 余丹 许端阳

    A 突遭侵权

    澄海是世界知名的玩具礼品生产基地,出口到欧美、中东、东盟的14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6年澄海区玩具礼品业产值达443亿元,玩具礼品出口额达335亿元。

    工商总局的预警发布第二天,汕头澄海区委、区政府立即召开会议,在会上指定澄海玩具协会带头为整个行业抱团维权重要任务。澄海玩具协会随即走访相关企业,并委托有海外维权商标工作经验的南粤专利商标事务所进行诉讼维权。

    澄海玩具协会会长郭卓才介绍,南美的市场份额正在澄海玩具出口比重中逐年提升,出口南美的主要是较为简单的玩具类型,以塑胶玩具为主。出口南美的货物,大多数是由轮船运往智利,再由智利发往其余南美国家。如果澄海玩具的商标在智利一直被侵占,那么类似事件还可能发生在其他国家,这对澄海玩具出口相当不利。

    在澄海生产这些塑胶玩具的厂商多为中小型企业,有些只是工厂。此次澄海被抢注的67个商标分属51家所有人,均为中小型生产商,大多仅在国内注册商标。这些商标如果没有掌握在中国厂家自己手里,那么中国制造的正品在南美反而成了“冒牌货”,连海关都过不了。

    9月3日,在玩具协会召集商标被侵害厂商第一次会议上,郭卓才表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讨回这些被侵害商标!”

    B 决定“应战”

    商标海外抢注现象近年来屡见不鲜,澄海玩具商标在智利被抢注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4年,就有几家商标被侵权的企业前往智利单独进行诉讼。然而由于收集证据艰难,企业往往以败诉告终,这也致使一些企业几乎放弃了智利市场。有此先例,第一次维权会议上,部分企业考虑到维权成本高昂以及夺回商标困难重重,踌躇不定,甚至态度消极。会议一时难以形成统一意见。

    南粤专利商标事务所的余飞峰博士结合智利维权案涉及的相关法律法规,阐述了维权策略及合理建议。他告诉企业,如果企业单独进行维权,不但费用高昂,而且胜诉率非常低。因为单独维权只能够从商标争议或者异议的角度出发,而一般的澄海企业很难证明自己的商标在智利有充分使用,或是在以前曾与抢注行为人有过业务来往,也即抢注行为人存在恶意的证据。只有通过抱团维权,以大量玩具企业被抢注的事实,方能证明抢注行为人的侵权恶意,诉讼才有机会获得胜利。

    现场,也有部分企业坚决表示要抱团维权。雄城塑胶玩具有限公司是澄海一家塑胶玩具公司,在澄海玩具协会召开第一次会议的当天下午,他们便接到了客户的电话:原本准备发往智利的一批货需要更换商标与包装!更换包装增加了成本,更憋屈的是: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在他国成为“假货”。

    “当时听到澄海玩具协会准备抱团维权,我们都很激动,当即表示支持。不少厂商也像我们一样。”雄城塑胶玩具市场部经理余坤勉说,事后他算了一笔账,如果将该商标在全球各国进行注册,那么累计花费至少在三百万元以上,这对澄海中小型企业尤其是工厂都是沉重负担。

    经过几番动员,最终27家澄海玩具企业参与抱团维权行动,涉案商标35个。代表团一一与企业进行深入交流,搜集了境外维权可能需要的相关资料,做好前期准备。

    C 困难重重

    为了增强维权代表团的学术水平和法学力量,代表团决定寻找“外援”支持。武汉大学有专门的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且武大国际法研究在全国居于前列,处于优势地位,所以代表团第一时间联系了武汉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所所长宁立志教授。

    接到代表团邀请并得知该事件对中国企业的危害性后,宁立志教授爽快应允加入代表团。他还多次向企业表示无须担心专家费的问题,必要时他也可以尽量安排时间到现场参加与谈判。

    至此,中国商标维权代表团组建完成。

    通过对智利乃至安第斯体系中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的研读,结合维权企业现状,宁立志教授与余飞峰博士对案件形成初步判断:这是一场硬战,直接维权的难度较高,亟须寻找克服困难的途径。

    摆在代表团面前的困难有以下几种:

    首先是法律体系及官方语言的不同,无论是阅读先例案件还是双方交流,都存在沟通障碍;其次由于维权诉讼需要智利当地律所配合,但合适的律所在短时间内难以寻觅,既存在诉讼策略不一致、技术水平的风险,又存在费用过高的担心。

    同时,启动抢注商标的维权程序一般需要证明对方的恶意,并提供商标在海外其他国家的注册证明以及销售证据。余飞峰博士说,这对于平时不注重保存证据的澄海玩具企业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再难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深知前路不易,代表团提前搜集了智利律所的相关资料,遴选出多家合适的律所面谈。同时,根据案件的性质及可能的走向,代表团制定了多种可行性方案,对各种可能的意外进行了预估并作出预案。

    D 横生变数

    随着赴智利的日期临近,又有意外的事情发生——维权代表团监控到抢注行为人陆续将商标转移,且数量急剧上升。

    “对方试图通过第三人善意获得的方式进行抗辩,来增加我方诉讼难度,阻碍商标归还。”宁立志教授表示,抢注行为人此举给案件走向带来更多变数。

    记者获悉,抢注行为人是一位多年与澄海有生意来往的外国商人,他深知商标对于澄海玩具出口的重要性,加之智利不是简化商标在其他国家内注册手续的国际协定《马德里条约》成员国,使之有机可乘。据统计,在智利抢注的中国玩具商标,其涉及玩具企业主要分布在四个省份:广东、福建、江苏、浙江。

    代表团在工商局提供资料的基础上,到网上搜索涉及企业的信息,一家家电话联系、核实。

    出发前的这个意外,也给代表团带来了两个信号:一是对方继续在抢注行为上进行投入,并且能够实时获得中方的信息,还积极进行抵抗,维权难度增加——余飞峰说,这是坏消息;二是对方还是没有抓住中方维权策略重点,仅仅采用对商标争议无效进行防范的方式——这是个好消息。

    经过一个阶段的准备,在出发智利前一周,代表团初步确定方案,蓄势待发。“议和与开战同时准备,争取握手言和,和平收回商标,但同时做好诉讼和刚性争夺的准备。”余飞峰说,一直到抵达智利前,他和宁教授仍不断地讨论谈判方案。

    E 对手消失

    10月9日,代表团登上了远征的飞机,跨越时区和半球飞行30余小时,开始了艰辛的智利维权谈判之旅。

    余飞峰告诉记者,代表团原计划前三天进行谈判,后三天确定是要和解或是走司法程序,然而抵达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后,此前仍能联系到的抢注行为人却玩“消失”,一直联系不上。

    “当时我们想这一次怕是打硬仗了,也许这个诉讼要一两年不止,硬骨头。”余飞峰说,时间有限,代表团只能克服大跨度时差和南北半球春秋倒序带来的身体不适,按计划密集走访当地法律服务机构,还走访了智利最高法院,了解当地的司法体系,并对智利民法典等与维权和诉讼相关的文献进行深入研读。

    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所有的智利律所都对案件表示感兴趣,但是都明确表示有风险,只是愿与中方代表团共同研究如何打好这场官司。“这个案子怎么打,最终还要把握在我们自己手上,所以我们的压力还是很大的。”余飞峰说,在完成各项准备之后,代表团通过邮件、电话、短信、微信等多个渠道发布中方拟采取的措施,从反垄断到刑事诉讼,共制定了五套预案。

    迫于各种压力,在代表团抵达智利第三天晚上,抢注行为人开始主动联系中方代表,表达出了和解的意愿。

    “真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余飞峰说,但当时抢注行为人表达了希望代表团前往距离圣地亚哥1500公里的城市进行谈判,或者他委托律师前往谈判的想法,言下之意是不愿意当面谈判。

    “我们始终坚持的一点是:中国利益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始终是我们不可让步的原则,是我们不能超越的底线。”宁立志教授强调了我方应对海外知识产权侵权的态度,中方代表团坚决要求抢注行为人自己到圣地亚哥,就商标侵权一案进行谈判。

    彼时中方代表团已经呈现出势在必行的气势,最终抢注行为人同意自己来谈判。

    F 致命一击

    10月16日,抢注行为人及其律师如约来到圣地亚哥Carey律师事务所与代表团会面。谈判一开始,对方律师提出这些商标都是其委托人花费了巨大成本才获得的,若将商标免费转让给中方,则中方属于不当得利,理应对其委托人予以补偿。

    对方律师还表示,中国企业不注册智利商标,被视为放弃了权利,抢注人并没有侵犯智利法律,他获得这些商标是合法的,中方不能没有代价地剥夺其委托人的合法利益。

    “从智利商标法律上而言,对方律师的说法并没有错。”余飞峰说,对方律师反复强调他们注册的程序是合法的,在这个情况下,唯有证明抢注行为人主观上确实存有恶意才能在谈判中“占上风”。

    好在中方代表团早已胸有成竹,宁立志教授向对方律师阐述了我方观点:

    “尽管从智利法角度而言注册程序是合法的,但一次性抢注同一个国家这么多商标,首先,其恶意应属比较明显,至少难称善意;其次,其对国际竞争环境会造成巨大隐患,国际范围内将出现大量相同或相似商标,极易造成消费者误认误购,这就会留下巨大的不正当竞争空间;第三,同一个企业一次注册这么多商标,据了解,抢注人并没有那么大的生产能力,不会向市场提供那么多的产品,这意味着大量商标标记在智利被闲置,这既是符号资源的浪费,又涉嫌构成知识产权的不当集中,而这种不当集中又被反垄断法所高度警惕!”

    此次谈判中,中方始终保持国际礼节,以较高的专业水准,以及坦诚和友好的态度,处理每个细节。现场气氛开始变得微妙,宁立志教授表示:“我们坚持的理念是,此次智利之行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而是来传播友谊,寻求合作机会,以及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权益,同时也是来共同打造品牌和维护国际竞争秩序!”

    迫于中方团队的强大压力,抢注行为人最终同意归还抢注的商标。

    G 大获全胜

    当日现场,在智利国家公证员的见证下,余飞峰博士代表中方,Mariela Ruiz Salazar女士代表智利方,以西班牙语和英语两种语言文本签署了和解协议。

    智利抢注行为人答应将其在智利抢注中国商标所获注册商标权,以无偿转让的形式让与商标的中国主人,全部归还本次抢注的137个商标(包括已经被转移的数十个商标)。

    余飞峰博士告诉记者,签署协议当天晚上,中方代表团成员们相聚在智利一家中国小馆,每人点了一碗中国面条,庆祝此次南美商标维权行动旗开得胜。

    至此,属于中国企业的商标终于“回归”了。

    消息传到中国,极大地鼓舞了人心士气,不断有新的企业加入维权行列。余飞峰博士告诉记者,现今已有约50个商标进入归还程序,其他被抢注商标亦将按协议安排陆续进入归还程序。国家工商总局也表示将出面联络剩余未能联络到的企业。

    对于此次跨国商标维权战,宁立志教授表示,中方进退有度,不失底线,体现了大国风范,展示了中国政府维护知识产权、维护良好国际竞争秩序的决心,为扩大中国影响力作出巨大贡献。

    余飞峰博士表示,近年随着我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海外抢注现象时有发生,此次跨国商标维权战,也给中国企业在此敲响警钟——有意进军国际市场的企业,在注册国内商标的同时,也要做好国际商标的预警,防止被抢注。

转载自南方日报

上一篇:带你了解美国商标标准字体申请 | 下一篇:企业商标管理谈之——什么是“商标体系”(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