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货当自强——记太力公司的专利侵权系列案(作者 谢自安)

发布者:科创专利 发布日期:2015-4-28 点击数:1237

当德国提出“工业4.0”计划,中国的制造业正处于转型期,GDP增速下滑,很多制造企业面临下岗潮、破产潮,而此时李克强总理恰逢其时的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目的是实现制造业升级。该计划中极力鼓励创新,创新到底有多重要,我以本人处理的中德企业间的专利侵权纠纷为例,谈一点我的浅见。

中山市太力家庭用品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家庭用品制造的企业,一直以来非常注重技术创新,在中国专利局申请了几百项专利,其真空袋技术为中国“神十”项目所采纳,可见其创新实力。其所生产的吸盘也一直注重技术改进,申请了几十项专利。2年前,该公司突然收到了苏州、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他人发起对该公司吸盘产品的专利侵权诉讼。经核实,起诉的专利是德国专利权人在中国申请的发明专利,该发明专利不但在中国获得授权,而且在美国、欧洲的许多国家取得发明专利证书,如果侵权成立,太力不但要巨额赔偿,而且将不能再生产该吸盘产品,使太力的吸盘在欧洲、美国市场丧失殆尽,损失不可估量。

 我们科创专利代理公司一直以来为太力公司提供知识产权服务,对该吸盘产品已经烂熟于心,经过仔细分析,我们的法律团队决定采取两手准备,一手是积极在无锡、苏州法院应诉,一手是寻找更早的专利在专利复审委提起专利无效。对于吸盘产品,我们在太力公司生产该产品之前就检索过大量的专利进行储备,也协助太力公司建立了专门的专利预警系统,尤其是对该德国专利权人的专利也进行过详细的分析,其中就检索到一篇台湾专利跟德国专利权人专利的核心改进类似。当我们提起无效时,马上就想到了该台湾专利,虽然德国专利权人的专利在世界各国获得了发明专利,但我们发现各国专利局在审批过程中都没有检索到该台湾专利,没有检索到的原因并不是各国专利局不尽职,而是因为该台湾专利并没有将核心改进写进权利要求书,只是写在说明书的最后,所以造成了漏检。

有了该台湾专利以及其他的一些专利,我信心满满。然而接下来的专利无效之路却一波三折,充满了艰辛。首先我们以台湾专利为核心,结合一些在先专利提起了第一次专利无效,经过第一次口头审理后,我感觉台湾专利虽然公开了德国专利权人专利的“骨架”部分,但是对吸盘动作的基本原理部分公开不是很充分。经过与太力公司讨论,也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再次搜集资料提起无效,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也找到了吸盘动作过程类似的在先专利。于是我们提起了第二次专利无效。第二次口头审理后,我感觉我们理由充足、证据充分,果然,一个多月后,专利无效的结果出来了,该德国专利权人的专利被全部无效。

  这结果来得真是时候。在专利侵权程序这边,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2次审理认为我们提出的无效抗辩理由充足,中止了该案的审理;而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我们据理力争,但是苏州中院经过2次开庭后仍然做出了专利侵权的判决,我们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当无效的结果出来,江苏省高院驳回了苏州中院的判决,我们长出了一口气。

 事情远没有想象的简单。德国专利权人也是不会轻易认输的,针对专利复审委的无效结果,德国专利权人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起诉专利复审委,我方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在北京一中院,专利权人针对该专利提出了新的工作原理,认为在吸盘底座“真空腔”的基础上,在底座与其上的压盖之间还有“第二真空腔”,我当庭作了反驳。然而,一中院认可了这种说法,案情发生了反转,因为该专利有2条独立权利要求,一中院作出了第一条独立权利要求维持有效,第2条独立权利要求继续维持无效的决定。也就是说一中院推翻了专利复审委的一半决定。然而,这对太力公司来说却是致命的,如果维持第一条独立权利要求,太力公司被法院认定侵权的可能性极大。前面所付出的努力都将白费,一时间乌云笼罩在我和太力公司的头上。经过仔细分析案情,我们认为“第二真空腔”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是没有事实依据的,决定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北京高院的开庭审理中,双方唇枪舌剑、箭拨弩张,气氛非常紧张,甚至发生了双方争抢侵权产品的小插曲。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北京市高院的判决结果也出来了,支持了我们的主张,推翻了北京一中院的判决,并维持复审委的决定。《中山日报》还专门对此事做了报导。

事情到此远没有结束,太力公司现在在中国生产吸盘产品没有任何障碍了,完全没有侵权风险了,但当太力公司的吸盘产品出口时又遇到麻烦。因为德国专利权人在欧洲有发明专利,当产品出口到欧洲时就面临侵权的风险。由于太力公司要参加一个在德国举行的产品展,该产品展每2年举行一次,在全世界享有盛誉,中国每年有许多企业参展,为此中国专门有一个大使带队参展。为了此次参展,我们进行了风险评估,估计德国专利权人会到展会来投诉。为此,我们搜集德国的专利法规,决定在德国采取保护措施,我们联系了德国的合作伙伴即德国的律师事务所,并提供了北京市高级法院的判决书,请德国律师在德国12个法院提交了保护令。果然,德国专利权人向德国海关提出了侵权禁止令,在展会的第一天,德国专利权人带着几个高大的海关人员,荷枪实弹,投诉太力公司的产品专利侵权,要搜查太力公司的展品。德国保护专利权是非常严格的,如果被人投诉而没有适当的反驳理由,德国海关会要求你撤下涉嫌侵权的物品,并要求被投诉人提供巨额担保金及带走相关人员协助调查,这将会给被投诉人带来巨大的损失,而这种情况中国企业在以前的展会上遇到非常多,往往是手足无措、被迫撤展。而太力公司这次是有备而来,马上拿出了德国12个法院的保护令,海关人员仔细查看后,态度大变,居然没有让太力公司提供一分钱担保金就走了。带队的中国大使大为感概,说这是让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一次,很多中国企业吃过亏,说没想到太力公司准备如此充分,居然能熟练运用德国规则保护自己,也给中国企业上了一课。随后太力公司参加美国展会,德国专利权人也参加了,这次连投诉都没有了。为了避免德国专利权人对俄罗斯市场的干扰,太力公司决定在俄罗斯启动专利无效程序,争取无效掉该专利,我们也向太力公司推荐了信誉好的合作伙伴。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太力公司并非是一味的防守,也一直在等待进攻的机会,机会终于来了。这些年来,由于太力公司不停的投入产品创新,太力公司的产品有了很大的提升,受到市场的追捧,德国专利权人也开始模仿我们的产品,经过市场调查后发现,德国专利权人公司生产的产品涉嫌侵权太力公司的专利,而且这些产品全部销往美国和欧洲。为此,我们做了充分准备,先是针对有关专利请求国家专利局出具专利权评价报告,然后申请了海关备案。准备好后,我们在上海海关、深圳海关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多次查扣了涉嫌侵权的货物,随后,我们用多个专利在上海、深圳法院提起了专利的侵权诉讼。

经过两年多的诉讼经历,我深深的感到,小产品,大专利,不重视专利随时都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掐死。吸盘这类生活用品,科技含量并不是特别高,小改进就带来了大进步,很容易被竞争对手模仿。企业申请专利时不要盲目追求数量,要重质量,专利代理人要反复跟技术人员沟通,同时要检索相关技术,每个产品生产之前就能够跟现有技术比对,确定好保护范围,最好是建立专利预警系统,对该领域的技术发展了如指掌。同时,要积极到国外去申请专利布局,以免被告侵权时只能走专利无效一条路。还有,当在国内、国外遇到专利侵权纠纷,要找高水平的专利代理人,一起对案情做深入的分析,应对技巧得当,才能减少损失。
上一篇: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我公司代理的行政诉讼案胜诉 | 下一篇:CCTV10《我爱发明》中的榨油机专利无效官司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