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修与中山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

发布者:科创专利 发布日期:2013-3-11 点击数:1706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09)民申字第693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自修,男,1937年1月1日出生,汉族,中共临潼区委党校退休教师,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北环路126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山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小榄镇工业大道南华园路1号。
法定代表人:黄文枝,该公司董事长。

        张自修为与中山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帝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27日作出的(2009)陕民三终字第8号判决,于2009年6月25日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自修申请再审称:1、张自修1984年编印的《丽山古迹名胜志》一书“秦陵地宫”20字大纲中第一次提出“华帝”原始概念。1985年2月4日,张自修写成《华夏渊源试论》,作为《丽山古迹名胜志》的代序言发表,随后又创作出“华帝”作品系列。华帝公司将“华帝”作为商标使用,侵犯张自修在先的著作权。2、华帝公司以“华帝”命名公司,侵犯张自修的人身权利。3、涉案公证文书系伪证,张自修经实地查证省、市、县、镇四级地图,广东汕尾市旅游景点并无“华帝山”、“华帝主庙”。请求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
         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答辩称,法律没有规定文字作品的作者对于其文字作品中的每一单独文字、词组、句子等享有排他的著作权。涉案公证证据显示,“华帝”一词至少在清朝道光年间已经出现,并用于命名广东省汕尾的“华帝山”及“华帝主庙”。 “华帝”一词并非张自修的独创,华帝公司未侵犯其著作权。“华帝”作为“vantage”的音译,有“优势、有利、领先”的含义,与张自修的《丽山古迹名胜志》及秦文化中的含义并不一致。华帝公司对“华帝”商标享有合法使用权,请求驳回张自修的再审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1985年张自修编写了《丽山古迹名胜志》,在该书序言“华夏渊源试论”中有如下记载:(一)“华”与“帝”。秦岭为“中华玉莲宝穴”说系从中国民俗考古学而言,经传不载,因此考古界或有鄙薄之意,殊不知此说渊远流长,有非常充足之铁证。《续陕西通志稿•金石志》载:清光绪间丽山曾出土“与华相宜”、“与华无极”瓦当,后又陆续出土大量云纹瓦当,图中多为花蕊形与莲台网眼形状,作者用意透露了天机:大概秦始皇为他选中福穴宝地深感惬意。“与华相宜”——丽山中华福地正与“华帝”图同符合,自然“与华无极”,日月同光,天地同寿,一世二世百世千世“传之无穷”。现代地理科学航测地图也雄辩地证明古代传说确有根据,秦陵园地形真真切切像是一朵莲花。于是才有上述“与华相宜”之结论。“华”渭九龙顶以下山形地貌若莲花,俗作莲花,书面写作“华”。汉班固《白虎通》谓“华之为言获也。言万物成熟可以得获也”。与古语“冢者,种也”用意相同。范文澜《中国通史》记载秦陵地方传说始皇真冢在陵南山中。勘察证实此地地名“菜籽虼垯”,其意彰明昭著,最为清楚不过。从九龙顶人祖庙——“帝者祖庙”算起至“菜籽虼垯”与大水沟两旁对应山梁——莲瓣不正恰恰组成一个“帝”字?郭老沫若谓“王国维所说‘帝者蒂也’ 帝本象花蒂之形,其意亦重在生殖’ ……‘原始宗教实起源于生殖崇拜’。观花落蒂存,蒂熟而为果……果复含子,子之一粒,复化为亿万无穷之子孙,’天下神奇,更无有过于此者矣,此必至神之所寄,故宇宙之主宰,即以帝为尊号,人王乃天帝之替代,而帝号遂通摄天人矣”。由此我们可以窥知秦始皇称始皇帝之缘由,又由此我们可以探知“华”、“帝”本意,“天华”与“帝者祖庙”在丽山之确凿无疑。张自修主张其享有“华帝”的著作权。
        1993年4月,中山市小榄镇燃气具设备厂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简称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636410号商标,该商标为繁体汉字“华帝”、英文“vantage”及相关图案的组合,注册有效期限自1993年4月7日至2003年4月6日止,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2002年6月2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第636410号商标转让注册,受让人为华帝公司,2003年1月28日国家商标局核准了该商标的续展注册。2001年11月广东华帝集团有限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第1662130号商标,该商标为繁体汉字“华帝”、英文“vantage”及盾牌状背景图案组成,注册有效期自2001年11月7日至2011年11月6日止,核定使用商品第11类。2002年6月21日国家商标局核准第1662130号注册商标转让,受让人为华帝公司。
        2008年2月,张自修以华帝公司在其生产的灶具上将“华帝”二字作为组合商标的主要部分使用,侵犯其著作权为由,诉至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华帝公司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承担诉讼费用。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华帝”二字是否构成作品,张自修是否对其享有著作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字、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由此说明,作品必须表达一定的思想、情感,传达一定的信息,具有独创性和符合法律规定的表现形式。这种智力创作成果是作者的思想、感情被赋予一定的表达形式的产物,它要有具体的内容。虽然法律没有规定其内容的多少、篇幅的长短,但至少要有一定的主题和情节,同时,必须要有独创性,否则,不为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本案中,相关公众通过“华帝”二字难以感知张自修所要表达的思想,传递的信息,也就是说“华帝”二字无法反映出作者所要表达的全部思想或者思想的实质,能表达张自修相关思想的是“华夏渊源试论”,而非“华帝”二字。因此,“华帝”二字不符合作品独创性的要求,不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无法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张自修主张华帝公司侵犯其著作权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依法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张自修的诉讼请求。
         张自修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张自修编写的《丽山古迹名胜志》属于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文字作品。作为文字作品,必须表达一定的思想、情感,传达一定的信息,具有独创性和符合法律规定的表现形式,要有具体的内容。“华帝”作为一个汉语词语,读者无法通过该词语感知到张自修所要表达的思想及所要传递的信息,也就是说“华帝”二字无法反映出作者所要表达的全部思想或者思想的实质,因此,“华帝”二字不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不能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故华帝公司将其注册商标汉字“华帝”外贴于其产品上,该行为并未侵犯张自修的著作权。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丽山古迹名胜志》一书系张自修编写的文字作品,张自修对该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权。但张自修能否对该作品中所含的“华帝”一词单独主张著作权,涉及“华帝”一词能否视为作品问题。首先,著作权法所要保护的是作者在作品中的独创性的智力成果,即任何人均可以就同一被描述的对象创作出自己的作品,只要该作品具有独创性,就受著作权法保护。作为文字作品,词或词组等符号是作者在创作作品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元素,只有将这些创作元素加以组合,才能构成一部完整的文字作品,以表达作者对其描述对象的思想、情感。但用来表现作品独创性的词或词组等符号虽然可以由作者选择,但由于这些符号本身因不属于作者的创作,因而不能限制他人通过各种形式合理使用。就本案而言,张自修的作品中所提到的“华帝”一词,系“华”与“帝”二字的组合,对于“华帝”一词的含义,根据张自修在相关作品中的阐述,使公众了解了其所要表达的思想及对华夏文化的研究成果。如果离开其对研究成果的表述,人们无法通过“华帝”一词感知其含义,故“华帝”作为张自修作品中的一词,即使系张自修第一次提出,亦因其不符合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特征,不能受法律保护。综上,张自修主张华帝公司侵犯其著作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张自修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自修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于晓白
审 判 员   殷少平
代理审判员   马秀荣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包 硕
已是第一篇 | 下一篇:华帝公司诉文某商标侵权纠纷案